金风未动蝉先觉

【双叶年上】玻璃海(上)

好吃——
有底蕴又能戳我笑点的文。

芙蓉糖浆:

Phycho-pass世界观,执行官叶修x监视官叶秋



Phycho-pass:心理指数,人类能够被西比拉系统测定并数值化的心理状态和性格倾向。



给 @兔喵_粮荒中 的生贺
争取三更之内完结。
 


1


这座城市似乎总是在下雨。


叶秋合上腕状电幕散发荧荧绿光的显示屏,靠在椅背上将酸痛的脖子缓慢而到位地转动了一整圈。尽管这间没有窗的监视官办公室位于公安厅内部二层一道仅仅通过换气扇进行空气循环而不与外界直接相通的铁灰色的走廊里,叶秋仍然确信,自己嗅到了玻璃海市暴雨中潮湿的、浸满水雾的空气——即便是暴雨中,从任何一座状况良好的住宅往外看,路灯的微光都漫过空无一人的街道,无人机一闪一闪的红光按部就班有如梦中呼吸。只开了一盏台灯的公寓里空调凉爽,电视被人按了静音,只靠投在墙壁上的光影昭示存在,忽灭忽明。铅笔在稿纸上时快时慢地移动,间或掺杂了男孩咔嚓咔嚓咬薯片的声音。


“混账哥哥你又不写作业!我告诉你,明天老师来检查之前你别想碰我的作业本!”


气势汹汹的宣告导致嚼薯片的声音停了半响。伴随着一阵窸窸窣窣,沙发背上探出一个男孩的轮廓。他头发有些乱,面容背着光看不清楚。叶秋看了看自己的手,低头检视身上穿着的三件套西服和撑起它的成年人的骨架,微不可查地摇了摇头。


又是这个梦,他想。


事实上,与其说它是“一个”梦,倒不如说是个“一系列”的梦:父母亲常年不在的豪华而空旷的公寓,只凭家庭教师和保姆确保孩子干净的色相,分明是同卵双胞胎却气质迥异的两兄弟——更加奇特的是,较小的那个竟如同自己的写照,和真实的“叶秋监视官”唯一的区别就是他没有同龄的亲戚,更别说亲生哥哥。


“哪道题不会了啊,秋儿?哥给你看看?”


对,就是这样的称呼。不是“叶秋”也不是“小秋”而是“秋儿”,一种在简化运动中几乎消失了的古都流派的称呼。他懒洋洋的声音含混不清,偏偏理直气壮理所当然的语气里又掺了三分实实在在的关切。可惜纵然是关切也让人很想打他,叶秋惊愕地看见自己身后飞出了一袋没开封的薯片,砸在沙发背又弹起来,被男孩敏捷地一把接住。


“才不要你看!我自己会做!混账哥哥你就窝在沙发上吃薯片胖到老死吧!”


“哟,秋儿炸毛啦。”


 


“叮——”


半梦半醒间,叶秋垂在肩膀一侧的头猛然向上一弹,腕带的振动吓了他一大跳。他来不及揉眼睛就接起电幕,联系人一栏映出现公安厅长冯宪君严肃而僵硬的脸:


“叶秋监视官,街道扫描仪通报玻璃海第十区发生重大恶性街道伤人事故,局域心理指数大幅度上升,派遣第一组即刻前往处理。”


“收到,冯厅长,我们立刻出发。”


叶秋神色一变,起身环视办公室里因听到了自己的通话而陆续起身的执行官们,在他们的注视下拎起监视官制服向外走。


“第十区突发恶性事件,第一组,全体出发!”


 


2


“陈果监视官,你带着方锐执行官和魏琛执行官从大楼后门走侧梯包抄;唐柔执行官和安文逸执行官和我作为第二组从正门进入,沿嫌疑人的移动路径进行跟踪追捕,如无意外两组将在嫌疑人所在的三楼正厅汇合。嫌疑人挟持人质从港口区逃到了老城区内部,建筑内部色相扫描仪分布稀少,除主宰者外我们将无法获得任何技术支持,请注意保证自己和人质的人身安全。陈果监视官,请随时通过腕幕和我保持联络。”


叶秋把被雨水糊在头顶的刘海拨到一边,却仍然挡不住沿着轮廓线条蜿蜒而下的雨水。看见同为监视官的陈果会意地大力点了点头,他将手中的主宰者枪口朝上举过肩膀,示意搜查开始进行。


由名为“冰雨”的台风带给玻璃海的,不仅仅是强降水和狂风,还有因恶劣天气而急剧恶化的群众心理指数。譬如今天这起案件,色相呈污浊的黄绿色的嫌疑人突然在购物中心暴起伤人,街道无人机介入后心理指数再次恶化,并挟持一名十八岁的国立大学女生逃窜。雨水顺着破旧牌匾和废弃的橱窗接连滑进狭窄的走廊,积水反射配色艳俗的霓虹灯。叶秋举枪紧跟唐柔奔跑,皮鞋也进了水,像踩着一条滑溜溜的泥鳅。


“啪。”


远处模模糊糊传来木板断裂的爆炸声,伴随一声女孩子的惊呼。监视官和他的两名执行官同时转头,与此同时叶秋的腕幕响了,陈果急切的声音被电流扭曲,失真的沙沙声在水泥墙面间回响:


“第二层楼梯后走廊发现嫌疑人,挟持人质正往三层逃窜!牧羊犬一号完毕!”


“牧羊犬二号收到。”


 


“……三层后走廊?监视官,他是冲我们来的!”


身前梳利落短发的女孩回过头,眼底战意燃烧仿佛一簇火苗。光怪陆离的线条落在她年轻的脸上,叶秋有一刹那的晃神,随即不动声色地做出肯定。


“注意安全。”


嫌疑人杂乱的脚步声和凌乱喘息正在逐渐接近,叶秋眯起眼睛注视执行官的背影,心中一点疑惑缓慢地晕开。


分明自己才从厚生省作为监视官调任公安厅不到一个月,组内的各位却都显得和自己十分熟稔。无论是陈果眼神里可堪称“无条件”的信赖,或是方锐和魏琛若有若无引导自己加入谈话的语句。


——那是刻意掩盖下的熟悉,让人有种“他是在通过自己的眼睛注视另一个人”的错觉。


 


3


“叶先生……叶执行官?”


水迹未干的皮鞋在铁灰色地面上停下。叶秋环顾四周,终于在左手侧走廊的岔口发现了招呼自己的声音。见他抬头,露出半边身体女孩一蹦一跳地从墙后出来站定在他面前。她垂至手肘的长发有些乱,白色纱裙也多处破损,但仍然无法掩盖她身上跃动的生命的光芒。


“是你啊,”叶秋说,他将外套换到另一条手臂,低头看着这个名为“舒可欣”的姑娘,“刚才去方医生那里接受心理干预,现在感觉好些了吗??”


“好多啦!”女孩吐了吐舌头,胸前俏皮的蝴蝶结沙沙作响,“叶先生,不信你可以测一测我的心理指数,刚才和方医生聊了半个小时,就很快回落到安全范围了!”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经历了完全可以被称之为“恐怖”的事件,还能立刻调整到安全状态,你的心理也很坚韧啊。”


叶秋欣然点点头,唇角带着一丝微笑。舒可欣就是当天下午第十区街道恶性事件中被挟持的人质。搜捕时,他们将嫌疑人当场击毙,本来十分担忧人质的心理指数,谁知主宰者对舒可欣的心理评定竟然是干净的天空蓝。


他本就容貌英俊气质超群,加上穿着质地剪裁无一不精的西装,笑起来倒不像警察,更像是旧时代哪家豪门的公子。相比一年前初遇时漫不经心不修边幅的样子,现在的他显得温文睿智而不露锋芒。女孩禁不住看得呆了,连忙摇摇头将花痴一般的情绪赶出脑海,用一种听起来兴奋过头的语气回复他:


“嗯!叶先生,您不用担心我,我的心理复原能力可是非常强大的!”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目光往右飘忽了下又很快转回,声音也放低了些,“虽然姐姐已经不在了,但是我要像她所期望的那样,带着她的一份好好生活下去。叶先生,这还是上次您救我时告诉我的话呢,我不会忘的。”


“我……?”


叶秋柔和的微笑僵直了一瞬。他动了动嘴唇,疑惑不解地试图重复舒可欣的最后一句话。


“——可欣可欣,该回学校啦!”


舒可欣闻声回头,看见一条走廊外正高举一只气球夸张挥舞双手、似乎拿不准该摆上忧心忡忡还是若无其事表情的柳非,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双手交握身前,向叶秋郑重其事地鞠了一躬。


“那,叶修先生,我先走啦,等我大学毕业再来拜会您。祝您工作顺利。”


 


“小非小非,你是特意买了气球哄我的吗——”


舒可欣快走几步赶上柳非。她一直没有抬头也没有回头,所以错过了二十米外她所尊敬的、曾拯救她的“叶修先生”少有的恍惚的神情。


“叶修……叶秋。”


叶秋缓缓默念舒可欣用于称呼自己的名字,喉结微不可查地滑动了一下。他舔了舔嘴唇,矮身拾起因自己方才情不自禁松手而掉在地上的外套,顺手抖开拍了拍。


他十分确定,今天是自己第一次见到这个少女,而在他的记忆里,也没有一丝一毫与她有关的记录。


那么,她为什么信誓旦旦地称呼自己为“叶修先生”,并坚称是自己救了她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舒可欣的发音非常清晰,“修”“秋”二字虽然同韵,声母却有很大分别。更别提她注视自己的眼神——充满信赖与尊敬的眼神,那是无数案件中受害者被拯救后所露出的,如同对光的信仰,绝不可能作伪。


而且——


叶秋转过一个弯,监视官办公室近在咫尺,隔壁二组一群人吵吵嚷嚷地出来,为首的年轻人短发染成太阳般的金色,正挂在另一位中分发式、温文尔雅的执行官身上。


叶秋认出他叫黄少天,二组监视官张佳乐负责的执行官之一。


只是一个测试而已,他对自己说,同时肩背微驼,将整整齐齐搭在手臂上的大衣抖开,单手拎着搭在肩膀后侧。他闭了闭眼睛,再抬起头时那被许多前辈称赞为“分寸、礼貌、含蓄”的神情已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张三分洞察七分嘲讽的脸。他的步伐也不再像是运筹帷幄的监视官,而是慢吞吞拖着脚步,趿拉着鞋底与地面摩擦发出擦擦声。


他刻意低着头,直到与黄少天喻文州擦肩而过时才突然福至心灵地笑了一声。


“——哟,少天你这么抱着文州,他不热吗?”


 


“靠靠靠我和队长闹着玩要你管啊叶修,你等着我们今天任务回来竞技场大战三百回合pkpkpkpk——”


黄少天的吐槽戛然而止。他不自觉放开了搂着喻文州的胳膊,向方才出言嘲讽的人走了两步。英气俊朗的面庞上写满了惊愕。他身侧正低声交流的张新杰和韩文清也停下了交谈,叶秋盯着他们若有所思的神情,眼底浸润深邃而沉郁的黑色。


 


“……叶秋监视官?”


黄少天皱起眉挠了挠头发,简短而敷衍地向叶秋笑了一下。对上叶秋三分疑惑而有深意的眼神,他的微笑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自顾自困扰的脸:


“……不好意思啊监视官,刚才我好像说了奇怪的话,我可没有要找你pk的意思啊!不过说起来真是好奇怪啊,一听到你那个语气我情不自禁地就想嘲讽回去了哈哈哈哈哈,可我对叶修这个名字完全没印象啊可能是口误吧您千万别因为我叫错了生气啊!诶对了监视官你有没有玩过荣耀联盟新上线的那款《荣耀Online》啊?你要是没玩过的话我给你推荐,技能超帅人物设计也棒!尤其是那个剑客简直帅死了,看我夜雨声烦剑剑剑剑剑剑剑!哈哈哈监视官你要是开始玩了记得跟我说一声啊,没准我们真能去竞技场pk呢……”


 


赌对了。


叶秋颔首与一脸奄奄一息貌跟在自家执行官后的同僚张佳乐打了个招呼。经过办公室时,他脚步顿了顿却并未停留,而是越过玻璃门另一侧陈果疑惑的眼神向前直行。


他在思考,手上还搭着衣服。侧面看去,他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在柔黑鬓发的遮掩下,这个以700高分同时取得厚生省和公安厅适配资格的大脑正飞速转动着。


叶修。他默念。


这是这个名字第二次在他的认知中出现,带着不可忽视的熟悉和触不可及的陌生。他取出证件,穿过一道由无人机守卫的玻璃门。系统认证他是优秀的监视官和领导者,心理指数澄澈如同九月玻璃海的天空。他无法解释自己突然的变化——几乎是在“要测试二组是否对“叶修”有印象”的一刹那,身体而非大脑就主动做出了最佳的反应,而测试也的确取得了成果。他走进空无一人的停车场,自动驾驶汽车已经待命。如果一组的确曾有“叶修”存在的话,为什么无论是自己还是同僚都对他毫无印象呢?


 


“诺那塔。”


叶秋系好安全带,淡色的嘴唇吐出此行的目的地。


“……已自动为您生成路线,目的地诺那塔,预测行驶时间27分钟……联网检查实时天气暴雨,更改路线,由C-47号公路修改为高架桥,预测行驶时间42分钟……天气环境恶劣,能见度低,降低车速……请系好安全带,祝您出行愉快。”


诺那塔,厚生省的所在地,同时也拥有全国最大的信息数据库。为保证信息的流动性和时效性,公安厅自主保存的档案以三年为周期进行筛选删除,而删除的部分数据全部原封备份到厚生省。这样的举措在保证每桩犯罪都有前科可查的同时,也造成了诺那塔足以称之恐怖的耗电量。


 


叶修


舒可欣


姐姐


执行官


刑侦一组


 


叶秋打开随身备忘录,手指在虚拟屏幕上灵活地敲打写下待查阅的备忘。他的手很漂亮,年少服役时军营的暴晒和刑侦模拟的高强度训练都没能改变他手部皮肤柔和的白皙,指甲也是修剪得整整齐齐。他合上电幕,拒绝了AI系统打开车内灯光的提议,靠在椅背上静静地看着窗外几乎吹成与地面45°的树和凶猛地击打着玻璃幕墙的雨。


盯久了屏幕,他感觉眼睛极为酸涩,便抬手按住了双眼,准备利用短暂的行车时间聊作休息。


高架桥穿过雨中的玻璃海,像一把光亮的剑劈开广袤的云层。


两栋大厦间的缝隙里,巨幅广告牌优美而大方的字体翻卷变幻着:


 


[来自西比拉系统下属科学研究所的最新成果:象力净化]


[只需花费十分钟接受手术,就能清除无益生活的记忆。成功率100%,无副作用]


[西比拉系统愿守护您的幸福生活]



TBC

评论(1)

热度(100)

  1. 金风未动蝉先觉芙蓉糖浆 转载了此文字
    好吃——有底蕴又能戳我笑点的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