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风未动蝉先觉

【双叶/全职】来日方长 18

18(补全)


叶秋浑浑噩噩工作了一天,好不容易挨到六点,荣耀公司陆续有人打卡下班,刘小流习惯性的找叶秋出去吃饭,顺便一起晚上加个班,与之前不同的是,叶秋很礼貌的拒绝了,而且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刘小流也没有再留叶秋,目送他开车离开。夏至也收队了,和荣耀公司负责人打了个招呼就从后门撤离。


夏至的任务是保护叶秋,等她赶到公寓时,就看到叶秋在门口来回踱步,满头都是汗。


夏至问:“怎么了?钥匙不见了?”


叶秋脚步一顿,抬眸看向夏至。夏至隐约从目光里读出了求助的意味,但这样的目光转瞬消失,此时的叶秋平静而沉稳,笔挺的站姿从内向外都透着精气神。


叶秋随意“嗯”了一声,没有再说话,只是看向大门的表情有些纠结。


夏至没有多想什么,边走边掏钥匙串:“家里没人?”她先是敲了两下门,确认房子里没有人后,蹲下来看了眼门锁,然后从钥匙串上选出两把长针,眨眼的功夫就把门打开了。


现在天还没有黑透,家里客厅一如既往亮着灯,夏至知道叶秋有不关灯的习惯,很自然的走了进去。


两个人在玄关处换鞋子又磨蹭了好一会。


夏至再也无法忽视叶秋的不正常,问了一句:“你怎么了?”


叶秋不知道怎么说,只是摇头说没事,然后壮着胆子往房间走。那背影,颇有些英勇就义的意味……


夏至一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看了眼时间已经七点半了,也不再管叶秋,拿出手机开始点外卖。


叶修和刘毅回来的时候,双方都楞了。叶修是奇怪家里怎么多了个女人。夏至则是奇怪叶秋什么时候出的门,而且连衣服都换了?


刘毅认识夏至,立刻招呼起来:“夏姐你回来了!太好了,叶秋一定很开心吧!”


刘毅的话透露出太多的信息。叶修听出对方也叶秋认识,好奇的问了一句:“这位是?”


刘毅用肯定得不能再肯定的口吻回答:“叶秋的女朋友。”


“哦…。”叶修倒是没有太大的反应。


这时候夏至也判断出了叶修的身份,很自然的交谈起来:“这位是叶哥吧?你好啊。”


“你好。”


“你们吃饭了嘛?我正在点外卖。”夏至摇摇手机,道:“正好准备下单你们就回来了,没吃的话我多加几个菜。”


“好,就这么办吧。叶秋呢?”叶修看向卧室,只见房门打开,叶秋依旧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


叶秋看了看叶修又看了看刘毅,刚想开口说些话,就听得叶修轻笑一声。“叶秋,我们出去走走吧。”叶修说着就往外走。


叶秋知道叶修是嫌家里人太多,有些话不好明说。他果断的跟了出去,只留下夏至和刘毅两个人在家大眼瞪小眼。


#################################


夜晚的公园很安静,偶尔有两三人走过去,速度都不快。叶修和叶秋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叶修身旁的塑料袋里装成刚刚从超市里买来的饮料和零食,都是叶秋爱吃的。


叶修叼着一根没有点的烟,背靠着长椅望着天,一双眸子黑亮黑亮。


叶秋知道叶修有话对他说,但是这份安静太过压抑,让叶秋不知道怎么开口。尤其是在看到叶修分不出喜怒的表情时,叶秋就默默闭了嘴。莫名有一种,谁先开口谁就输了的感觉。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叶秋干脆也放松了身体,老老实实的坐着休息。反而叶修突然有了动作,他抬起手腕确认了时间,看向叶秋的目光蛰伏未知的情绪。


叶秋感觉到了压迫,态度无意识的就软了下来。


“时间不早了。我们开始谈谈吧。”叶修道。


“好。”叶秋点点头。


“你的事我大概都知道了。”叶修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打火机,左手换右手好几次最终又收回了口袋。


“刘毅和你说了什么?”叶秋问。


“他没说我也知道。甚至比他知道的还要清楚。”叶修将烟收回烟盒,解释了一句:“毕竟老妈还是很喜欢在我面前八卦你的。”


纳尼?“等等等等,信息量有些大……”叶秋捂着额头,有些不敢相信的问:“你和老妈有联系?”


“是啊,有空就打打电话,聊聊天什么的。很奇怪?”


“不是。你,你不是离家出走吗,而且还和家里闹成那样……”叶秋边说边比划着,他一直以为家里只有他会和叶修联系,还是可怜的QQ沟通,没想到,老妈不声不响的就已经和混账哥哥电话了吗!


难怪每次过年过节老妈都不跟着老爸骂叶修!而且以老妈喜欢在丈夫面前与儿子秀恩爱的性格,老爸肯定知道叶修和老妈联系的事。所以,老爸每次骂哥哥完全是因为哥哥只和老妈联系完全不搭理他才……绝对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所以,不许哥哥回家,看不上哥哥梦想都是老爸气话吧。毕竟那个杀伐果断、如山一般的老爸……其实是个傲娇……


此时叶秋的表情有些丰富,叶修被很好的逗乐了,忍不住抬手揉一把叶秋脑袋:“严肃点,说你的事呢。”


叶秋忙收回脑洞,端正态度。


叶修道:“公司的事,你受伤的事,我都听说了……”


叶秋表情变了变,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叶修知道叶秋有着属于自己的骄傲,他思忖了会措辞,又道:“公司的事我也不太懂,怎么处理或选择,你有你的想法。我们尊重你的选择,但你还要知道,我们是一家人,有时候让人出力并不是丢脸的事。”


叶秋知道叶修的意思,他垂着眉头,小声问了一句:“哥哥是知道我公司倒闭了……才推荐微草的活吗?”


叶修看向叶秋,从自家蠢弟弟的表情里读出了固执和抗拒,皱了皱眉头。


“如果我说是呢?”叶修眯起了眸子,补充道:“如果我说是,你是不是就想放弃微草的合同了?”


叶秋没有说话。这无疑是默认了。


叶修沉默了一瞬,冷静的道:“放心吧,我是之后才知道的。”


叶秋表情有些挫败,坐姿也不再端正。他知道现在拥有的一切都不是自己努力所得,关于无线电的兴趣也并没有产生出价值。


公司,是老爸买下来的;老客户是公司原本的积累;新客户是靠着老哥的推荐;而那个军衔……说不是看老爸的面子谁信。


叶秋只想靠自己的力量打出一片天,可是,他只要姓叶,就逃不出叶家的保护伞。


“哥,我……”叶秋望着这个玩游戏都能玩出事业的哥哥,目光里的迷茫藏都藏不住。


叶修重重的叹息一声,再次揉乱叶秋的头发。他的手掌温热而柔软,带着淡淡的烟草味。


叶秋瞬间安下心来。


叶修道:“我比任何人都清楚你的优秀。给自己点信心,叶秋。”

评论(38)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