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风未动蝉先觉

【双叶/全职】来日方长 23

23

叶秋被吴极峰带回叶家,叶父叶母早早就守在门口,等看到叶秋下车,叶母忙冲到叶秋面前,心疼的抱着哄着,内心的焦急和担心不言而喻。

“妈,我没事……”叶秋回抱着母亲,温声安抚着,但注意力却在叶父那儿。

只见吴极峰走到叶父面前行了个军礼,汇报道:“dicky的同伙已经全部抓捕,在他的老巢还发现的作案工具。现在夏至代领小队跟踪dicky,等到机会就将他逮捕。”

“辛苦了。你还有收尾工作要处理,先去忙吧。”叶父道。

叶秋见吴极峰要走,忙道:“我跟你去!”

“小秋,不要去!”
“拒绝!”
“老实待着!”

面对三人的异口同声,叶秋着急了:“爸,妈,你们不知道……叶修回来了!他今天穿着我的衣服出门,dicky一定是把叶修当成我了。叶修,他现在有危险…。”

叶母一听心就揪起来了,看向叶父的目光满是无助。

叶父将询问的目光投向吴极峰,吴极峰面不改色的高声道:“虽然叶修和叶秋互换有些始料未及,但,对抓捕计划并没有任何影响。我们已经布下天罗地网,保证完成抓捕任务!”

“好,你下去吧。”叶父挥挥手,吴极峰果断的开车离开。

叶秋一直想找机会跑出去,却一直被叶母拽着。叶父看到儿子浮躁的表现,心中的火气蹭蹭往上涨。

“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毛毛躁躁,六神无主!不要忘记你现在的身份!叶修再混蛋,也是我儿子,他有危险你以为老子不着急?但是组织有组织的规定。他们作战计划安排妥当,你等着叶修回来就行了!”

“我军衔足可以接手作战指挥。”叶秋不会忘记自己接受任命的初衷。他难得没有听父亲的话,倔强的坚持想法。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你的任务组织有安排。但绝不会是这次抓捕行动。”叶父有些生气的提醒。

“好了,你们父子俩一人少说一句吧!”叶母抹掉眼泪,目光中透着坚定,“我相信我儿子的本事,他会平安回来的。”

事实上,正如叶母所期望的,叶修这边并没有太大的危机。

B市的大马路上,谁敢犯罪?就算真的敢,怎么跑?就这路况,骑单车还没跑步快,如果是开车,到了上下班高峰期,堵在路上没商量。

叶修好整以暇的站在原地,表情没有太大的变化。

男人被叶修无所谓的态度激怒了,提起衣服下摆露出腰间黑漆漆的金属,再次警告:“跟我走。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叶修笑了笑,手从口袋里掏出来。在男人警惕的目光中,打开烟盒,拿出一根烟点上火,不疾不徐吸了一口。

“我说,”叶修目光冷寂的看向男人,用意味不明的口吻道:“你是不是弄错了什么。”

迎着男人阴鸷的眼神,叶修喷出一口烟,垃圾话张口就来:“我不认识你。我用不着和你走。还有你的那些理由,在我看来很可笑。这么说吧,你找错人了。”

“……”

“我不管你和叶秋有什么恩怨,需要你大费周章又是跟踪又是绑架的,但最起码,如果真的恨到这个地步,仇人的样子不能认错吧。”

男人疑惑了。没错啊,是这张脸,身材和声音也一样……

“诶诶,看什么呢?你说你是不是傻,好歹跟了一路了,我和叶秋这么大区别你还看不出来?”

“我靠!你们长得一样有个毛区别!”男人明显被激怒了。

“说吧,叶秋把你怎么了?”叶修说着丢给他一根烟。

就在男人被气得血气上涌,视线又被烟吸引的时候,一直潜伏角落的便衣警察一拥而上。男子来不及反抗,双手就被拷在身后。


叶修吐槽道:“终于行动了。”他察觉到危险的时候就看见躲在暗处的夏至,虽然没有任何交流,但当时情况,他能做的就是拖延时间和让对方注意力分散。

夏至来不及搭理叶修,一把将男人提了起来,摘下男人的口罩,确认了:“没错!带走!”

等得警察将男人带走,叶修叼着烟靠近夏至。夏至似有所查的回头,猝不及防被喷了一脸的烟。

叶修忙把烟熄灭,问:“你是警察?”

夏至嫌弃的挥散烟味,道:“准确的说我是叶秋的下属。和叶秋一样都是中国解放军。刚刚辛苦你了,也亏得你能配合我们的计划。”

叶修随意的哦了一声,静静的看着男人被警车带走后,又问:“那是怎么回事?”

夏至皱了皱眉,有些为难的:“按理来说这些事你不需要知道。但既然发生了,就算我不说,叶秋也一定会告诉你。有什么事你就去问叶秋吧。”

“叶秋在哪里?”叶修问。

“在你们家。”夏至回答:“有叶老首长在,他很安全。”

“还好这里行人不多,不然刚刚挺危险的。”叶修突然有些担心叶秋,他有游戏经验加成,可叶秋没有……那个蠢弟弟,遇到这种情况也不知道懂不懂处理。

夏至道:“走吧,我送你回家。”

叶修迟疑一瞬,最终同意了。还记得上次回家时的不欢而散,叶修没有想到,再一次回去是用这样的方式。

回家的路让人记忆深刻。叶修看着熟悉的建筑,还有远处露出一角的住宅,抓着袋子的手不由得紧了紧。

塑料摩擦的声音打破了一路的沉默。夏至瞥了眼叶修,问:“袋子里是什么?”

叶修随口回答:“叶秋爱吃的。”

夏至笑得开心,道:“你们还真是感情好。”

“亲兄弟嘛。”

“也是。叶秋是为了保护你才接受的军衔……”夏至说完就是一惊,有些话从她一个外人嘴里说出去始终不好。但是覆水难收,夏至只好歉意的笑笑。

叶修显然有些在意这点,问:“叶秋在军队里过得怎么样?”

“嗯……这要怎么说呢?一开始肯定不好吧。”夏至道:“从天而降一个兵,体能差,各项训练都完不成,除了长得帅有后台,好像就没有优点了。”

“后来呢?”

“没办法啊,领导看中的是他的电子技术。新兵训练只是过场,没几个月就转部队了。说白了,新兵训练就是打磨他的性子。”

“叶秋还是很乖的。”

“那是在你面前,叶大哥。”夏至说着把车一停,叶修这才发现,车窗外的屋子是他许久没回过的家。

“叶修,你劝劝叶秋。”

“嗯?”

“他这样搞下去不行的。部队有部队的规矩,而叶秋,向来不服从规矩。”

夏至说着挽起衣袖,露出长长的伤疤。

“这是上次任务时留下的。我极有可能死在任务中,但叶秋为了救我,不顾命令贸然干涉,虽然任务还是完成,但……作战计划变得乱七八糟,他自己也受了很严重的伤。”

“你说的是他上次住院的事?”

夏至点头。

叶修想到叶秋和他交流时的活泼和好动,一点都不像伤重痊愈。

“有多严重?”叶修问。

夏至拇指用力按压叶修心脏下方,道:“射钉枪打中了这里。如果稍微偏一点,叶秋也救不活了。还有其他地方也被钉子射中,不过和这里相比都不算什么。”

“这么危险……”

叶修想到比赛时突然的心悸。一开始他还以为是准备比赛太辛苦的关系造成的,所以没有想太多。接着就是比赛结束,几乎是同一时间接到了母亲的电话,说是叶秋住院了。

现在想来,家里是不希望他比赛分心,所以有意隐瞒了消息。

夏至见叶修脸色不太好,一边低头解着安全带一边道:“放心吧,只要叶秋不自己往危险的地方冲,他是不会有危险的。”

“怎么说?”

“上次受伤后,叶秋就害怕枪声。所以,出勤的任务不会有他,反而,因为叶秋本身的技术,我们还有专人保护他安全。”

害怕枪声……
叶修完全楞住了,半晌没有回神。

“可是这次不一样。叶秋听到你有危险,一路上都吵着闹着要过来找你。队长也是费了好大功夫才把叶秋拎回叶家的。”

夏至后面的话叶修一个字也没有听见。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一阵风扫进车子,大腿被某个湿乎乎的生物压住,叶修回神一看,夏至不知何时已经打开了他这边的车门,许久不见的小点正趴自己腿上蹭着口水。

抱着小点下车,再一次站在家门前。厚重的门被打开,露出叶秋如释重负的笑容。

“叶秋……”叶修的视线不放心的在叶秋身上瞄。

叶秋死死抓着叶修的手腕,努力放轻声音:“平安回家了。”

这一瞬间,叶修心里放下了许多坚持。

“嗯,我回来了。”

评论(4)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