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风未动蝉先觉

【双叶/全职】来日方长 24

24


叶家难得团聚。叶母高兴的拉着叶秋在厨房里准备晚餐,叶秋心不在焉摘着菜,注意力一直在二楼的书房。叶父和叶修已经在书房里待了半个多小时了,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反正这两个人没有吵起来,总觉得不太对……


叶母忍不住戳了叶秋的脑袋,宠溺的道:“就这么担心啊?你爸不会吃了你哥的,放心吧。”


叶秋眨眨眼,有些孩子气的嘀咕:“妈,你就不好奇他们俩在谈什么吗?”


“不好奇啊。”因为你爸晚上会招供的。叶母美滋滋的切着菜,她多少年没有给大儿子做过饭菜了,今晚一定要准备得丰盛些。


叶秋撇撇嘴,不甘不愿吞了这口狗粮。叶母白了叶秋一眼,恨铁不成钢的道:“你啊……都这么大了,怎么还和小孩子似的闹脾气。”


“我哪儿闹了。”


“没闹?”叶母放下手里的活,走到叶秋身后笑容温婉。


叶秋乖巧的转身面对母亲。


叶母道:“叶秋,我知道你从小到大受了不少委屈,我们当父母的也没给你们快乐的童年,也难怪你们兄弟俩争先恐后的要逃走……”


叶母显然也知道叶修离家出走的行李其实是偷的叶秋的。只是叶秋一直舍不得哥哥,就算离家出走也是准备双份,没有想到的是,更加独立的叶修先一步离开了这个家。


或者说,这个称为家的房子。


叶修叶秋从小到大每个月见到父母的次数屈指可数。他们的生活自由也辛苦,每天需要学习很多东西,根本没有玩的时间,受了委屈也从没有诉说的机会。叶修就是叶秋最在乎的人。当然,后来多了一只陪伴叶秋长大的小点。


叶母抚摸上叶秋的脸颊,就在不久之前,叶秋吵着要去找叶修,被叶父扇了一个耳光。打得不重,看着却心疼。


“你们兄弟俩除了样貌,还有哪点随我?一个比一个倔,一个比一个不服软。你啊,离家出走的行李准备好几年了,别以为我不知道!和妈说个实话,你准备什么时候走?”叶母叹息一声,知道这也是教育上出了问题,但事已至此,多说无益。不过好在,叶修叶秋都是有出息的人,就算离开父母离开这个家,也能凭着本事活的很好。只这一点,叶母就放心了。


叶秋挠挠头,道:“我不知道。”


“叶秋,你永远没有叶修果断,瞻前顾后,想东想西,从小到大你做任何事,即便有行动却都是半途而废,却还在暗暗坚持。这让你的坚韧变成了一种执念,束缚了你。”叶母慢慢收敛了笑容,一本正经的教育道:“我一直相信,如果当初离家出走的是你,你的成就会比你哥大。打游戏,毕竟不是长远的事业。你也好,你哥也好,终归还是没长大啊。”


叶母显然不认为孩子离家出走是多大事。不就是在外生活吗,这和“孩子成家后搬出去住”的独立差不多。只是叶修的职业,叶母一直不满意。


“哥哥不差的。”叶秋本能的帮自家哥哥说话。


叶母捏了捏叶秋的脸蛋,有些吃醋的抱怨了一句:“你啊,可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怎么凡事不想着妈妈我啊?”


“我哪儿敢啊。我就是实话实说……妈妈,不可否认,任何人听到谁只会玩游戏,第一想法一定是觉得这个人玩物丧志和不负责任。可是哥哥,却偏偏玩成了职业,还赚了许多钱。虽然没有露过脸,却凭着游戏技术赢得许多粉丝,已经和明星差不多了。而且考虑哥哥的年龄,他能做到这一步真的很厉害。”


“那你觉得叶修为什么会这么厉害?”叶母问。


“认真,执着,不忘初心。”叶秋回答的很肯定。


“叶秋,你的初心还记得吗?”叶母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继续准备晚餐。


叶秋惊了一瞬,随后如醍醐灌顶般,黑曜石般的眸子渐渐褪去了迷茫,变得明澈而纯粹。


二楼书房中,叶老爷子脾气蹭蹭往上窜,尤其是看到叶修懒散的站姿,就气不打一处来。有心想把这个混蛋踹出去,却又考虑到老婆的感受,只能憋着气劲来回疾走。


叶修还真担心老爷子血压太高晕过去,余光一直观察着,就等着老爸头晕之际上去搀扶一把。只是盯着久了难免有些视力疲劳,叶修打了一个哈欠,眼睛被泪花湿润了点,舒服多了!


叶父被这个哈欠点炸了,跳着脚开始骂:“叶修你这个混蛋,站没站相坐没坐相!现在是什么态度!”


“啊?”叶修哈欠打到一半就被骂懵了,莫名其妙的看过去。


“啊什么啊!给老子站直了!”


面对叶父的火气,叶修好脾气的笑笑,随后挪了挪重心,稍微直了那么点儿。


叶父没办法,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好意思回来了?有本事继续在外面游戏别回来啊!还记得这里是自己家吗?啊?出去就杳无音信,脱缰的野马似的,我说你小子什么时候能让人省心。”叶父连珠炮似的开骂完全不给叶修反嘴的机会。


当然叶修也不想反嘴,很耐心的在听叶父的话。


叶父继续道:“教你战略战术是为了接我的班!不是让你去打游戏!可你倒好,把我教你的全拿去打游戏不说,成绩还一年比一年差!你这些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打不下去就回来,在外面漂什么!”


“嘉世会赢的。”


“什么!大点声!”


叶修暗暗吐出一口气,冷静的回答:“我会坚持自己的荣耀,再次代领嘉世赢得冠军。”


“那不是荣耀,那是游戏!”叶父气的抬起了巴掌,在看到叶修这张和叶母八分相似的样貌神态时,有些下不去手。


叶修瞥了眼那只高高举起的手,古井无波的眸子再次对上叶父仿若熊熊烈火的目光。“爸,它对于我来说,就是荣耀。”叶修表情变得严肃,领队的气场就不自觉的出来了。


叶父察觉到叶修的变化,眯眼打量片刻才把手放下来。“那只是你!”叶父不屑的道:“别以为我不知道现在荣耀联盟比赛什么情况。一个个急功近利,好高骛远,眼睛里除了钱就是钱!然后靠脸、靠噱头,抬高身价!”


“爸,你是不是对荣耀有误会。”


“什么误会?就说你们嘉世,比赛的时候一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大男人还化着妆上镜!个人赛打不赢,团队赛还不服从指挥!以王者之师自诩,洋洋自得的模样简直肤浅至极!”


“其实是我的问题……”叶修叹息一声:“联盟商业化是趋势,而我,向来没有商业价值。”


“所以,你把游戏当荣耀,你的战队把荣耀当赚钱工具。醒醒吧,叶修,你也该玩够了!”


“还没到放弃的时候。”叶修摇摇头,道:“爸,我心里有谱。如果真到放弃的那天,我会回来的。”


“那你回来之后,有想过干什么吗。”叶父目光危险的看过去。


叶修无所谓的耸耸肩:“到时候再说。”


“你有谱个屁!”叶父炸了,挥舞着拳头就要打。


叶修抱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心态扭头就跑,直接投入老妈的阵营。


叶父气呼呼的追出去,刚要破口大骂,结果叶母眼刀一丢,叶父立刻弃械投降,偃旗息鼓缩回书房。


评论(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