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风未动蝉先觉

【双叶/全职】来日方长 25

25

叶修难得回家,叶父叶母嘴上说着看不上叶修的工作,但心里还是对儿子疼爱得很。爱之深责之切就是这个道理。

餐桌上,一家人边吃饭边聊天,叶母开心,叶父也难得有了好脸色,一个儿控一个妻控把话题从儿子们的婚姻大事到人生事业,说来说去,最终还是聊到叶修退役的话题上。

如果是以前,叶修能为这事和叶父吵起来。可是这次叶修却一反常态,安安静静的听着,态度很平和。

叶母疑惑的看向叶秋,叶秋也递给叶母一个惊讶的眼神,已经蓄满力准备放大招的叶父呆了呆,怒其不争的话语慢慢哑火……

叶秋一时摸不透叶修的想法,忙岔开了话题。

“妈妈,我最近发现了一处很大的花鸟市场,明天有空吗,我陪您去看看?”

“去看看去看看,正好院子里的花品种有些少,小秋陪我去选些种子。”

“要不买点小树苗?”

想到小点在前院刨了几个坑,叶母掩嘴轻笑,点头道:“也顺便给小点买些粮食和玩具。”

“那就这么定了。哥去吗?”叶秋看向叶修。

叶修夹着叶秋爱吃的菜,手顿了顿:“明天……”

还没等叶修说完,叶秋突然想起什么,忙道:“都忘记你要给微草战队训练的事了。那爸去吗?”

叶父本来低头给叶母夹着菜,听到叶秋的问题,刚想回答,叶母就笑了笑,道:“他去能干什么啊,他又不懂种花。”

“也是。”叶秋点点头。

“叶秋,多吃点饭。”叶修提醒了一句。

叶秋听话的将注意力收回,这才发现面前的碗里,食物已经堆成山了。

“呃……”

“我明天有空。”叶修说着又给叶秋夹了一筷头。

叶母笑得更加开心:“那就这么定了。对了,明天晚上有个聚会,我们逛完市场后,就给你们兄弟两买身衣服,晚上一起去参加聚会吧。”

“成。”叶修第一个同意了。

叶秋瞬间瞪圆了眼睛。这个哥哥别是假的吧!


叶秋知道,叶修从来都是最烦这类应酬的。可是今天……哥哥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不但如此,哥哥明明快宅成猪了,还主动要求出去。


叶秋眯着眼睛,事出反常必有妖!而且混蛋哥哥反常举动今天还不少!仔细算算,哥哥今天不但主动回家了,还破天荒的帮着做菜,面对老爸的不认同和霸道居然没有吵起来!

绝对是不正常!叶修肯定发生了什么事。

叶母显然也没想到叶修会答应得这么快,感觉惊讶的同时也是乐得合不拢嘴。

叶母悄悄丢给叶秋一个眼神,叶秋心领神会,开始琢磨晚上怎么严刑逼供。

叶修此时已经吃完饭,他擦擦嘴,视线平静的落在叶秋身上,最后又移到叶父身上。


“爸,您吃完了吗?我有话跟你说。”叶修道。

叶父一时没反应过来,楞在原处。

“我们去书房聊聊。”叶修说着放下碗筷,站了起来。


“什么事不能在这儿说。”叶母好奇的问。

“就是就是!什么事这么神秘?”别是哥哥在外面干了什么让老爸摆平吧!叶秋也跟着附和起来,脸蛋微微鼓着,看起来有些气呼呼的。


“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呢。”叶修笑了笑,揉了把叶秋的脑袋,话语里满满的宠溺。

叶父回过神来,心里大概有了猜测。他又给叶母夹了一次菜,也站了起来,然后往书房走。

叶修二话不说就跟了上去。

叶母和叶秋看看面前成山的菜又看看叶父和叶修,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最后只能把筷子一放,又好奇又担心的坐在原处。

“今天叶修好像有些不一样,感觉,感觉长大了……”叶母轻声道。

“哥哥确实有些反常。”叶秋点点头,显然还在气头上。

“你说他们爷俩背着我们聊什么?”叶母皱着眉。

“不知道啊。”叶秋也跟着疑惑起来,道:“但肯定是哥哥非常在乎的事,不然不会主动和老爸去书房。”

叶母生气的一拍桌子:“既然如此也敢瞒着我,回头叫他们父子两好看!”

叶秋深以为然的点头。

书房里,父子俩面对面站着,叶修双手插着裤兜里,表情有些严肃。叶父还从不知道叶修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威严的目光中隐隐有些疑惑。

“你要说什么?”叶父问。

叶修皱着眉,斟酌片刻后,道:“我觉得今天这事还有隐情。”

叶父眼睛瞬间就瞪圆了,上下看了看叶修,确定是自家不成器的大儿子后追问道:“什么隐情?”

“我国国防力量非常强大,就算有恐怖活动,也不可能出现在B市。而且……实在无法想象哪个组织敢和我国为敌。”

叶父眨眨眼,有些不敢相信这些爱国的话是从这个只知道游戏的儿子嘴里说出来的,答复的话语也难得温和了些。

“就是因为他们不敢与之为敌,才偷偷摸摸,畏首畏尾,最终导致计划失败。你也不用担心,他们虽然冲着叶秋去的,但吴队已经将这些人一网打尽了。”

“不觉得太顺利了吗。”叶修来回走了两圈,随后认真的目光看向叶父。“而且……叶秋有什么魅力,能让一个恐怖份子这么心心念念,甚至到了不惜一切代价的地步。”


回想到叶秋时而孩子气的举动,叶父觉得这话有些道理。

叶修继续道:“有没有可能,他就是让大家觉得他是极端的人,方便暗中谋划其他的事?”

“能有什么谋划,他的人都被监管起来了。”

叶修想了想:“或者他们就是想被监管起来呢?关押他们地方或者以后转移的监狱里,有他们想要的吧?他们利用荣耀游戏,让千万用户的计算机变成他们的傀儡,听从操控,如果爆发网络战争,或者他们想攻破某个防火墙,这些计算机能起到怎样的作用?不要忘记了,漏洞之所以会被发现,是因为他们使用过。那有没有查问到,他们利用这些计算机到底做了什么?”

叶父叹息一声,道:“这个自然有审问,只是我毕竟不在体制内了,具体情况不是很了解,只知道至今还没有问有价值的情报。”

“叶秋的遭遇有很多说不通的地方。爸,那个恐怖份子,总共针对叶秋多少次?”

“七八次吧。”

“从第一次袭击无意中被叶秋破坏,到现在也不过三年时间吧?七八次……不觉得恐怖行动有些儿戏吗?”

被这么提醒,叶父也认同叶修的判断。对大儿子刮目相看的同时也很好奇他还有什么新奇的想法。


“你的意思是?”

“在团队比赛中,有一个战术。”叶修准备把box-1的战术说出来,可转念一想自家古董爹不一定听的懂,于是只好换个说辞:“和引蛇出洞,瓮中捉鳖差不多吧。”

叶父眯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到了这个地步,叶修可不会允许叶父语焉不详,他顿了顿,干脆把话挑明了说:“爸,你为什么会离开部队?”


叶父这次是真的吃惊了。他有些情况,属于机密,不能对家里人说,就是叶母也不甚清楚。可是看叶修的态度,他显然是心里有谱的。


可是,叶修是怎么知道的?又知道多少呢?


叶父问:“你都知道什么。”


“该知道的差不多都知道吧。”看着叶父目光越来越危险,叶修笑了笑,解释道:“你别想多了。是你有一次喝醉酒……”


叶父有些后悔,心想一定是喝醉了嘴上没有把门的,以后再也不能喝太多酒了。


“那当时还有谁知道?你妈妈也知道了?”


“不知道啊,你当时醉的不省人事一觉睡到大天亮。”叶修无所谓的耸耸肩。


叶父瞬间觉得被耍了,气得跳脚,怒道:“说实话,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知道的!”


“我在你书房保险柜里发现的。”


“你动了我保险柜?你哪来的密码?”


“老妈生日啊,还能有什么密码。”叶修用怀疑智商的目光看向叶父。


叶父被憋得脸红脖子粗,又问:“那指纹呢?没有指纹你也打不开啊!”


“我在网上看到过复制指纹的方法,满屋子都是你指纹,我好奇效果,就试了试……”


叶父气得心脏疼。


叶修好笑的提醒:“我们能不歪楼吗。”


叶父深呼吸,颤巍巍的嘱咐:“你知道就行,别外传。”


叶修点头。


叶父已经充分体会了自家长子混世魔王的本性,努力平复心情后,言归正传:“叶修,听你的意思是……那群人的目标可能是我?”

叶修摇摇头,道:“我不确定,但不可否认这群人针对叶秋实在没道理。可换个思维考虑,如果叶秋长时间处于危险之中,你会如何?”

叶父一时感触良多。他对于两个儿子关心太少,总觉得,孩子们进入了小学后,眼睛一眨就是十几年,转眼间儿子就都长大了。


叶父自认不是一个好父亲,内心也一直愧疚,如果叶秋一而再再而三陷入危险,他自然二话不说,绝对揍得那些恐怖分子娘都不认识!

叶修从叶父的表情看出了答案。叶修从口袋里掏出烟盒和打火机,递给叶父一根烟,自己也叼了一根。

父子俩并肩而坐,吸着烟没说话。

直到一根烟抽完,叶父将烟蒂丢在地上,狠狠的踩灭。

“那就来吧。”

“嗯?”叶修看向叶父。

“如果真是陷阱,那我接着就是了。他们能不能干成,还要看有没有这个本事。”

“呵。”


看来叶家这头猛虎,已经睡醒了。

评论(5)

热度(80)